梅迪奇教堂

梅迪奇教堂

梅迪奇教堂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建筑特色。教堂宽敞的地下室,是梅迪奇家族的陵墓。建造和设计者是布恩达兰迪。圣洛伦索的教堂地下室,由于一场水灾而被重建,里面保管着朴素而迷人的老科西莫的陵墓,陵墓被嵌入在中央支柱里面,十八世纪,多纳泰罗的墓碑在随后的时期被放置。沿楼梯而上,便是君王小教堂,梅迪奇家族豪华的公爵陵墓,由马戴奥•尼寨迪于1604年开始建设,设计者是科西莫一世的私生子,丹•乔瓦尼。最初的方案是计划效仿布恩达兰迪的作品。一个直径为28米的宽敞的八角形大房间,铺着昂贵的深色大理石,在那个时代有这样的建筑是很令人感到惊讶和钦佩的。六个巨大的石棺靠在墙上,里面沉睡的分别是大公爵费迪南德二世,科西莫二世,费迪南德一世,科西莫一世,弗朗切斯科一世和科西莫三世。第二个和第三个石棺上有巨大的镀金铜像,是1626年和1642年之间,彼得•塔卡和费尔迪南多•塔卡的作品。继续增补的用于装饰教堂的作品:1836年,用于装饰圆顶的皮埃特罗•班努蒂的作品,作品的主题是关于圣经和新约。一条长廊连接着君王小教堂和新圣器收藏室,这样命名是为了区别于布鲁南莱斯所建造的旧的圣器收藏室;不同于后者,新圣器一开始就是为了给梅迪奇家族做为陪葬品而设计的:曾为红衣主教朱利奥•德•梅迪奇和教皇莱奥纳十世设计过圣器陪葬品。1521年,米开朗基罗开始建设新圣器收藏室,1524年已经完成了拱顶,但是1527年,围困佛罗伦萨驱逐梅迪奇造成了工作进度的放慢。最后米开朗基罗在1534年离开佛罗伦萨,意味着作品尚未完成:工匠能够完成的只有两个墓碑,一个是乌尔比诺的大公爵,洛伦索的墓碑,一个是朱利亚诺•奈穆尔斯的墓碑。